我國多地對隱瞞新冠肺炎拒絕隔離治療人員立案偵查

  • 时间:
  • 浏览:87
  • 来源:福利视频合集100(午夜)_2019年92午夜视频福利

  據法制日報報道 ,2月7日  ,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  ,國傢衛生健康委疾病預防控制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表示  ,對密切接觸者進行管理是防止傳染病疫情擴散蔓延  ,降低感染率的重要措施  ,也是被實踐證明瞭的有效管理手段之一  。

  針對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易發的各類違法犯罪活動 ,公安部專門印發指導意見 ,部署各地公安機關依法嚴厲打擊查處  ,有效維護疫情防控期間社會秩序  。近日 ,部分人員刻意隱瞞情況  ,拒絕隔離治療  ,致使病毒傳播擴散  ,危害公共安全  。各地公安機關高度重視 ,迅速立案偵查 。

  公安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根據刑法及有關司法解釋  ,故意或者放任傳播新型冠狀病毒  ,危害公共安全的  ,應當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責任  。公安機關將堅決依法嚴厲打擊此類違法犯罪行為 。

  2月8日  ,北京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召開第十八次會議  ,審議通過瞭《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依法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決定》 ,其中規定 ,患有或者疑似患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  ,故意隱瞞病情  ,拒絕接受檢疫、強制隔離或者治療  ,情節嚴重  ,構成犯罪的  ,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

  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  ,一些地方陸續對此類案件進行立案偵查 。對此  ,記者進行瞭采訪  。

  隱瞞病情害人害己 ,引發恐慌影響穩定

  近日  ,公安部官方網站發佈瞭一些相關案例:2月1日  ,青海西寧公安機關立案偵查茍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茍某長期在武漢務工 ,1月17日返回西寧後故意隱瞞真實行程和活動  ,編造虛假歸寧日期 ,隱瞞已有發熱、咳嗽等癥狀  ,欺騙調查走訪人員  ,且多次主動與周邊人群密切接觸 。茍某的兒子也有意隱瞞從武漢返寧的事實 ,多次在外活動 ,並密切接觸人群  ,造成嚴重後果  。目前  ,茍某及其兒子均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  ,並被隔離收治 。

  2月2日  ,江西贛州公安機關立案偵查陸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1月17日 ,陸某乘飛機到外地遊玩  ,其間與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有親密接觸  。25日返回贛州後  ,在被要求居傢隔離的情況下  ,陸某仍乘公共交通工具與多人密切接觸  ,造成嚴重後果  。目前  ,陸某已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 ,並被隔離收治  。

  2月3日  ,江西上饒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彭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1月23日  ,彭某從湖北麻城到上饒後  ,未按要求主動向社區報告、登記  。1月29日  ,在發現自己已發燒的情況下 ,仍對醫生及社區防疫人員故意隱瞞從湖北來饒的實情  ,並與多人密切接觸 ,造成嚴重後果 。目前  ,彭某已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 ,並被隔離收治 。

  2月4日  ,四川雅安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侯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1月17日 ,侯某從武漢返回雅安後  ,刻意隱瞞從武漢返回的事實 ,四處走親訪友  ,與多名群眾密切接觸  。1月27日  ,侯某因咳嗽、發熱去醫院就診時  ,刻意向醫生和防疫人員隱瞞工作生活經歷 ,與多名醫護人員密切接觸 ,造成嚴重後果  。目前  ,侯某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並被隔離收治  。

  河南信陽地處該省南部  ,與湖北接壤 。宋蕓(化名)是信陽某鄉鎮的公務員  ,她所在的鄉鎮最初也有個別人員瞞報湖北旅行史和接觸史  。

  宋蕓認為 ,瞞報者可能存在兩種心理  。“首先  ,我覺得對於有些農村居民來說  ,他們一開始可能以為看這個病要花很多錢  ,對治療費用存在疑慮  ,因而可能會瞞報 ,但其實目前對新冠肺炎的治療是免費的  。其次  ,我覺得有些人可能是擔心會被采取比較強硬的手段進行隔離 ,這些人出於某種害怕心理也會隱瞞真實情況  。隨著媒體宣傳越來越到位  ,相關信息不斷普及  ,像我們這邊的村子裡每天都有大喇叭在廣播  ,很多人開始明白這個事情的嚴重性  ,會主動去如實登記、接受隔離  。”

  不久前  ,某鄉鎮衛生院醫護人員黃雅欣(化名)曾接觸過一位瞞報湖北接觸史的發熱患者 。

  “這位患者當時就診時說自己隻是感冒  ,並沒有湖北接觸史  ,後來檢查拍片也沒什麼大問題 。但幾天後  ,我們發現患者常有不規律發熱 。經過多次詢問  ,對方才坦白有湖北接觸史 。”黃雅欣說  。

  談及對此類行為的看法  ,黃雅欣說:“當時聽到那位患者隱瞞瞭個人情況 ,我心裡是憤怒大於恐懼  。作為醫護人員 ,我們每天都要接觸大量發熱病人 ,那些刻意隱瞞湖北接觸史  ,置他人健康安全於不顧的行為  ,在就診中可能會使很多人存在被傳染的危險  ,不僅是醫務人員  ,還有其他與之接觸的人 ,都有可能變成新傳染源  ,一傳十 ,十傳百 。這種行為危害公共安全  ,支持入刑  。”

  北京市朝陽區某社區工作人員劉紅玲(化名)認為 ,在疫情期間  ,瞞報個人情況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增加感染人數 ,同時也會增加社會排查密切接觸人員的難度 ,進一步加大醫療救助負擔  。此外  ,還會引起附近居民恐慌  ,不利於社會穩定  。

  不斷加大排查力度 ,發動群眾及時舉報

  “要準確、及時地追蹤到這些密切接觸者  ,不僅需要一線的流調人員進行大量、細致的流行病學調查  ,建立大數據平臺  ,還需要基層社區組織、基層醫療衛生組織和疾病預防控制機構密切配合 。”據賀青華介紹  ,在發現疑似病例  ,臨床診斷病例、確診病例和無癥狀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以後  ,實行集中醫學隔離  ,對不具備條件的地區可以采取居傢隔離的醫學觀察  。

  采訪中  ,傢住北京昌平的市民鄧先鋒(化名)告訴記者:“這種情況應該很少 ,因為我身邊的人都是願意響應國傢號召  ,自覺意識到待在傢裡就是為社會作貢獻  ,對自己好也對社會好  。盡管這種情況很少 ,但如果發生瞭 ,說明當事人對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健康都不負責  ,理應受到法律的懲罰  。對於這樣的人執法機關依法予以懲罰十分有必要  ,還可以通過事前在社區加大排查力度  ,讓他們無法隱瞞自己的病情  。”

  據鄧先鋒介紹 ,他所在小區春節前就開始對住戶挨傢挨戶地進行排查  ,有專門的防疫工作小組給小區內每傢住戶測量體溫  ,並且登記傢庭近期接觸史  。後來還建瞭微信群  ,要求每位住戶每天在群裡線上打卡 ,電梯間、樓梯走廊每天都有專人進行消毒  。“小區在人員排查方面可以說是相當嚴格的  。”

  幾天前 ,鄧先鋒所在小區發現瞭一例與新冠肺炎確診者同車的住戶  ,當天就進行瞭隔離  。

  此前  ,宋蕓早早就已接到上級通知  ,要求立即關閉縣內各區域的活禽市場  ,並對各村外來人員進行排查 。

  “我們會對每傢每戶進行排查  ,並且在各個主幹道設置卡點  ,過往行人和車輛都要進行體溫監測  ,每天還要向縣裡通報當日排查瞭多少新的人員  。”宋蕓說  ,“鄉鎮衛生院也是重點排查對象  ,我們每天都會派人去各個鄉鎮衛生院核查是否有疑似癥狀者  ,如果有近期發熱患者  ,會對其建立一個專屬記錄庫  ,除瞭每天記錄他本人的情況以外 ,還會追蹤與他有密切接觸的傢人、親友的身體情況 。”

  劉紅玲告訴記者 ,從1月24日起  ,她所在的社區開始動員所有黨員、工作人員、志願者  ,挨傢挨戶進行排查、詢問、登記 ,對湖北返回人員進行勸告教育  ,告知其在傢自行觀察14天  ,並每天進行回訪直到無任何狀況  。

  “我們還建立瞭居民微信群  ,發送電子郵件和登記二維碼  ,讓群眾不出傢門就能自行登記  。此外  ,還運用通知、海報、條幅、電子屏、微信公眾號、流動車廣播等各種宣傳方式 ,進行疫情形勢、防疫知識和社區工作情況的宣傳  。”劉紅玲說 。

  為瞭防止不明外來人員的進出  ,劉紅玲管轄社區的居民小區都減少瞭出入口  ,集中兩到三個出入口 ,並且加強瞭管控  ,24小時派人值守 ,對出入居民特別是新近返京人員進行體溫檢測 。

  據宋蕓介紹  ,先進科技手段對於排查隱瞞病情人員  ,更好防控疫情發揮瞭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們利用大數據技術  ,通過電信公司排查有哪些人的手機號出現過武漢以及湖北漫遊記錄  ,將這部分手機號搜集過來之後  ,在通過當地有關部門把每個人的居住地、人名找出來  ,然後會有專門工作人員打電話過去詢問  。此外  ,我們還與鐵路部門合作 ,查詢近期途徑武漢、從武漢過來的車票信息  ,從而逐一進行排查  。”

  “我們開通瞭人臉識別系統  ,以更好保障社區居民的生命安全  。”劉紅玲說 。

  劉紅玲認為  ,除瞭加大排查力度  ,測量體溫第一時間發現感染情況  ,及時采取隔離措施  ,將危險降到最低之外  ,還應該提高群眾的法律意識和公共衛生意識  ,一定要讓盡可能多的人充分認識到隱瞞病情行為的嚴重性和危害性  ,做到不隱瞞不欺騙  。最後  ,還要發動群眾的力量  ,一旦知曉和發現此類情況  ,立即上報  。對於已經發現的感染者或疑似病例 ,要人性化對待  ,讓他們不恐慌 ,沒有顧慮  ,及時隔離救治  。

  “如果發現身邊有這樣的人  ,每個人都有責任及時向社區舉報  。”鄧先鋒說  。

  查清來源很有必要 ,嚴格依法追究責任

  賀青華認為  ,如果這些密切接觸者拒不執行  ,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  ,可以由公安機關協助采取強制措施 。這些措施既有利於防治疫情的擴散  ,也有利於及時發現密切接觸者自身的變化  ,一旦發病  ,及時就醫  。14天後沒有發現其他異常情況  ,可以解除醫學觀察  。當疑似病例解除以後  ,密切接觸者也相應地解除隔離  ,可以解除醫學觀察  。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認為  ,刻意隱瞞個人情況 ,拒絕隔離治療  ,致使病毒傳播擴散的行為 ,不僅耽誤個人治療  ,而且會威脅社會公眾的安全  。

  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副院長王嶽教授認為  ,刻意隱瞞病情、湖北接觸史  ,並且與他人密切接觸的行為 ,可能會涉及幾種不同情況  。第一 ,故意傳播新冠病毒病原體 ,危害公共安全  ,可以按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第二 ,已經感染或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  ,拒不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  ,拒絕配合隔離治療  ,可以按照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處罰;第三  ,拒絕接受檢疫、強制隔離或治療  ,過失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 ,情節嚴重  ,危害公共安全的  ,可以按照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

  王嶽還認為  ,湖北接觸史是一個很重要的甄別疑似病人的指標  ,社區工作者在調查過程中 ,往往會詢問一些返程人員的外出旅行路徑  ,是否去過湖北以及是否接觸過從湖北出來的人員  ,這是一種非常必要的調查方式  。在具體實踐中  ,要註意保護當事人隱私 。

  “普通民眾如果有和確診者或疑似人員密切接觸的經歷 ,有必要在傢裡進行嚴格的醫學觀察  ,否則  ,可能會對其他人的健康造成傷害  。隱瞞自己有去過湖北的經歷或者隱瞞與來自湖北人員的接觸情況  ,會妨礙傳染病的防控工作  。現有資料證實這種傳染病的潛伏期比較長  ,人們在外出過程中  ,必須做好充分的防護措施  。”王嶽說  。

  阮齊林認為  ,為瞭更加有效防范治理隱瞞病情危害公眾健康的行為 ,執法機關、社區一方面要加強管控  ,動員各個社區、街道  ,控制人口流動  ,減少接觸  ,進行網格化管理;另一方面要加強宣傳 ,及時科普與疫情有關的專業知識  ,新冠病毒的特點是潛伏期長且傳染性強  ,每個人都要註意防范 ,遵守有關防疫的規定和指示 ,不可心存僥幸 。